蓬安周口中学欢迎您!
我要向下一个黎明出发了
日期:2014-12-04 15:50  发布人:刘老师  浏览量:

 

 我要向下一个黎明出发了

木槿花
        有一瞬间,我压根分辨不出原来你是在叫我呀。原来你是在叫我吗?
        当暴雨把城市也从我的心里冲泄消失,天和地就是囫囵的一个影子,我隐约看见了什么。从远处迤逦而来的影子,是驮着象的云,它们把地平线踩得逐渐凹陷了下去,把你请到了那颗心的当口。
         我压根分辨不出,原来那是你吗?
         你变得不好看了,还是你没有丝毫的改变,仅仅因为我的感情消失了?
         你有过一段很好的时光,可以反复地将它累赘地推荐给别人。你曾经长长久久地视它们为舒适的枷锁,我将所有失败的责任找到推诿的落点。你干脆炫耀自己的软弱,炫耀自己的不羁,炫耀自己的落魄,你扯过叶子做的床,坚持要从春天躺到秋天。
           我该怎么说呢?我已经无法评价什么了。那些更早的时光,我相信你即便无耻也无耻得一心一意。把什么都演绎成一心一意,就是当时最有利的手段了吧。
           我还记得你握把竹制的扫帚,在一条怎么扫也扫不干净的巷子里哭丧着脸,划来划去。决心要把这时的委屈也好好地写进未来的小说里。
             这样说来,巷子已经拆掉很久啦,流浪的动物们都纷纷找到了新的屋檐。而当时的委屈,眼下也无法有力地抒发了吧。
            已经完全忘记当时究竟在委屈什么了,很多理由无法在时间中站住脚,就像过去一直以来的、各种各样的、你的眼泪吧。
          但我曾经依然是喜欢过你的。
          在很大很白的月亮下,好像一副只有在神鬼故事里才出现的人面,和它讲话这种傻得不能再傻的事,我乐此不疲地做了一天又一天,至今不能准确理解为什么月亮总是跟着人走也不妨碍你和它做一场须臾的朋友。
          至于怀揣着一颗百分之百的少女心也是确实存在的,它们眼下还残留着那严重的脂粉香在我的指上,它们依然不死心地攀附着我的每条手心纹路,像种色彩急欲抓住最后的视线那般。
         每天早上,汽车都穿梭在树影斑驳的马路上,拥挤了也成了斑驳色的,一件洗不匀的裙子朝南日京。
         我想,自己对于你的不再接受,和忘却,也是在太阳落下后的那片天空中出现的。
因为我必须要向下一个黎明出发了。
编辑:刘老师
上一篇:沙月
下一篇:秋风祭